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444章 不如我们交换如何?

    第444章不如我们交换如何?

    “我算出来了!苏公子,你的姻缘,就在今年!”

    车厢内,刘半仙十分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今年?

    苏璟诧异的看向刘半仙道:“刘半仙,你不会想唬我吧?”

    刘半仙立刻道:“苏公子,我都没收你钱了,伱这样可就伤人了啊!”

    苏璟笑道:“正是因为没收钱,所以你才唬我啊!”

    刘半仙立刻就反应过了,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难看起来:“苏公子,你若是不想算的话,那今日不如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璟立刻安抚道:“刘半仙,别这么小气,我也就是随便开开玩笑罢了,你继续说,我保证我认真听。”

    这慢慢长路,还有好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孙平拘谨的个性,注定了和他没什么乐趣。

    这要是把刘半仙也搞的不想说话了,那就有些太过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刘半仙冷哼一声,然后说道:“我算的很清楚,今年就是苏公子你姻缘最旺盛的一年,若是非要说今年一定有姻缘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今年苏公子你把握不住的话,那大概就要孤独终老了。”

    刘半仙的话,可谓是相当之严重了。

    孤独终老,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来说,绝对算是最恶毒的诅咒之一了。

    苏璟说道:“刘半仙,你这说的未免也太夸张了,我苏璟可不是什么深情男人,也不会对一个女人死缠烂打,丢掉了一棵树,还是会有整片森林的。”

    苏璟是真的不信,不仅仅是因为这是算命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他对于自己的了解。

    深情从来不是他的人设,错过了一段姻缘,也只能说明是这段姻缘不合适。

    这事,就不能这么绝对的说。

    刘半仙摇头道:“苏公子,每一个还未遇到一生挚爱的人,都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,有时候它就是不讲道理的,当你遇到的时候,你才能明白。现在不管怎么说,都是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苏璟看着如同爱情导师一般的刘半仙,只觉得想笑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,说道:“刘半仙,我想问问你,你可曾婚配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刘半仙回答的很是干脆。

    苏璟笑着反问道:“既然你不曾婚配,那你又怎么知道爱情是什么东西?自己都没有东西,用来教导我是不是有些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公子,我不曾婚配是因为我是修道的,专心修道之术,所以才没有婚配,不代表我没有经历过爱情啊!”

    刘半仙当即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呵!修道?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苏璟轻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刘半仙不妨说说你的爱情,我也好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话头一转,直接变到了刘半仙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就要从我十六岁那年说起了,那时的我才刚刚被师傅看中……”

    刘半仙正要说下去,突然惊觉不对,板着脸看向苏璟道:“苏公子,怎么就到我身上了,现在我算的可是你的姻缘!”

    苏璟淡淡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,我还是想听刘半仙你十六岁的故事,是不是青梅竹马就要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苏公子,莫要岔开话题!”

    刘半仙的脸色微红,也看不出是生气还是羞耻。

    苏璟见状笑道:“那行吧,还是说我的姻缘,既然你算出了我姻缘就在今年,那可曾算出是在什么地方,对方又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刘半仙一下子僵住,脸色耷拉了下去:“没有,我算不出这么多的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算不出来的刘半仙,无疑是蔫掉的茄子。

    苏璟笑道:“你这什么都算不出来,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啊!”

    刘半仙立刻道:“苏公子,之前的血光之灾你也看到了,等等总会应验的。”

    算命的让人等着应验,这话是怎么听怎么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爱情的话题还是到此为止吧,你一个老光棍,无法令人信服。”

    苏璟摆摆手,并不想和刘半仙过多的讨论爱情了。

    刘半仙脸色涨起,面色通红,但偏偏又没什么能反驳的。

    老光棍三个字的杀伤力,巨大!

    车厢内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寂,苏璟也感觉有些疲累,便开始休憩起来,真正的休憩。

    刘半仙坐在一旁,重新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是被苏璟这般质疑,着实是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要想将这质疑打破,最好的办法无疑是算命的准确性。

    刘半仙是算了一遍又一遍,但奈何他的本领就是这么多,死活是算出来更多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璟从睡眠中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东家,你醒了,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孙平拿着水袋,递给了苏璟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孙平什么时候都回到车厢里了

    苏璟有些奇怪,不过还是结果了水袋,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呢?”

    苏璟朝着孙平问道,喝水的功夫,苏璟已然发现刘半仙并不在车厢内。

    孙平回答道:“他去其他车厢了,这个家伙,就是个骗子!”

    之前的打赌,孙平发现自己不在的时候,苏璟还是睡觉,便直接将刘半仙给赶走了。

    刘半仙也没多拉扯,算出去具体的东西,他没脸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能到?”

    苏璟又问道。

    孙平说道:“刚才那位将军说,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就到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苏璟闻言打开了车厢的门帘,只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昏暗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是在夜行。

    还真是星夜兼程。

    苏璟心里一动,也有些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有着沐英的保护,但还是得自己注意。

    越是到了这种时候,就越有可能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赛前开香槟这种事,苏璟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两个时辰并未出现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苏璟一行的车马,准时的出现在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“沐英将军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城门口的驻守卫兵见到沐英,便立刻引导起了他。

    沐英有些奇怪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接到的命令是将苏璟安全的送到京城,虽然没说要立马送到宫里,但沐英也没接到其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沐英将军,我们也是接到了命令,将你们安顿在休所内,明日一早,所有人便要入京面圣。”

    守军朝着沐英解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