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1129章 你说谁不行呢?

    等宁向天离开后,罗善见叶凡神情平淡,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担忧,心中不禁暗暗替他着急,“小凡,你可不能不当回事,婚礼就这么一次,别出什么岔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双手一摊,“爸,依你看我现在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罗善也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宁向天的态度很明显,摆明了告诉叶凡,明天婚礼上老子肯定整你,关键是还不说用什么方法整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做什么准备都是徒劳无功,只能养精蓄锐,静等明天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,也只能依靠叶凡随机应变!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绕过茶几坐在罗善右侧,搂着他的肩头,“不用担心,谁也无法阻止我娶小希的脚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叶凡这么有信心,罗善不由松了口气,“伴郎的人选定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苦笑,“我没什么朋友,一时间,还真不知道该找谁来当伴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善眉头一皱,低头想了一会儿,出声建议道:“要不,请一个专业伴郎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嘴角一扯,面露苦涩:“小希发愁伴娘名额不够,而我却发愁不知道该找谁来当伴娘,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善笑着安慰,“男生和女生不一样,女生之间的友谊很好建立,更何况小希本身就容易相处,没人会拒绝和她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扭头看向叶凡,“可你不一样,你的性子再加上选择的路,以及种种成就光环,所以导致没人敢和你做朋友,你太耀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臭屁一笑,“这么说来,原来是因为我太优秀了,唉,没办法,有些人生来就是那么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善面部抽动,“小凡,咱就是说可不可以要点脸?哪有你这样自夸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剑眉微动,“怎么?以前没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脸的人见过很多,只是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都有第一次,这不就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罗善看来,叶凡就是那不怕开水烫的死猪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孩子这么不要脸呢?

        奇怪!!!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注意到罗善看自己的眼神,嘴角微动,“伴郎的人选我来解决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善不放心地嘱咐道:“上点心,别不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头也不转地摆了摆手,“现在就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别墅大门,叶凡当即看到宁希和姜十柒苏珂罗雨梦等人站在新居门口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大院士,你怎么找我们小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见面,姜十柒便开始为宁希打抱不平,指着宁希脖颈间的吻痕,“看看都被你亲成什么样了,对待女孩子,你就不能温柔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珂和罗雨梦接连出声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希红着脸,支支吾吾道:“你们误会了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最近皮肤有点不好,这是我自己挠的,和哥哥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十柒:“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:“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珂:“呵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希面颊之上尽显羞怯,“好好说话,呵什么呵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像在轻斥,可配上女孩此时脸红的模样,一丁点儿的威胁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珂似笑非笑地从后面抱住宁希,下巴贴在她的香肩上,“小希,我们把你当闺蜜,你不能把我们当傻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跟着出声,“自己挠能挠成这样?这个理由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希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凡轻飘飘的声音响起,“行了,都别挤兑我家小希了,没错,她脖子上的红痕是我亲的,怎么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希跺了跺脚,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昂~~~~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女有默契地拖长音,眼中纷纷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十柒止住笑意,“你们两个有点超速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珂眼睛闪动,“有证驾驶就是不一样,不过也得节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超速什么?节制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没好气地瞪了两女一眼,“这才哪到哪?叶凡,你不需要节制,想怎么弄小希就怎么弄,早点把她肚子搞大,不管男孩女孩,我先预订一个干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十柒和苏珂对视,齐声道:“叛徒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根本不搭理两女,走到叶凡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头,语气中带着几分语重心长,“你现在不需要理智,更不需要节制;你和小希应该彻底疯狂,卧室的床那么大,平时就别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嘴角扯动,“不出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忙不迭地点头,“别人可以一夜七次郎,你虽然不行,但一天一夜总能七次吧?多干点实事,趁早生下小宝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露骨的话,让宁希实在听不下去了,幽怨地瞪着罗雨梦,“再敢胡说一句,我就取消你伴娘的名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罗雨梦瞬间老实,“别,我闭嘴还不行嘛,伴娘礼裙那么好看,错过这次,恐怕这辈子都穿不起这么贵的裙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额头上挂着黑线,目光极其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退了步,“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谁不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得好,一个男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说?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更不行了!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咬牙切齿道:“再敢造谣,就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,扭头看了一眼姜十柒和苏珂两女,“刚才你们也都听到了吧?叶凡居然还威胁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女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转身来到宁希身侧,握住她的手举了起来,“叶凡,平时你嚣张也就算了,可现在你怎么敢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婚礼上,你要过伴娘这一关,现在对我这么没礼貌,是想让我多给你准备一些难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十柒和苏珂纷纷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不以为意地瞥了罗雨梦一眼,“就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瞪大双眼,“什么叫就这,这难道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摇头失笑,“就凭你的智商,又能想出什么难题?你是在搞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雨梦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