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446章 老公吃饭啦

    周敛深似笑非笑的模样,实在有些腹黑。

    舒菀总觉得他这句话是带着陷阱的,偏偏又不能反驳……

    舒菀想了想,问:“你也想让我签一份婚前协议吗?”

    周敛深点头:“嗯,有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你那么多的钱。”舒菀说:“现在,我一大半的身家,都是你和周叔叔给的,难道你想要回去吗?”

    他淡然一笑:“我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然后,拍了拍她的屁股,示意她起身。

    “先去靖言的律所一趟,我会让小林拟一份婚前协议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起下颌理了理领带。

    不过随意的一个举动,却好看的像是她正追的、漫画书里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偏过头看她,嗓音温沉:“你签了,我们就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是不签呢?”舒菀像个小杠精。

    周敛深也不恼,淡淡的说:“那我就只好满心委屈的跟你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祝靖言的律所,办私事只是他一时心血来潮,更紧要的,是项目工程的案子。

    线上很难说的清楚,需要面对面的和小林谈。

    舒菀在休息室等他。

    周敛深跟小林详细的聊了这个案子,后者很有信心,再加上证据确凿,陆沛川那边根本就不可能有赢面。

    和祝靖言相比,小林是稚嫩了一些,但应付这个案子,也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周敛深放下心来,拍了拍小林的肩膀,和颜悦色道:“有什么需求,随时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小林点头:“明白了,周总!”

    他又说:“再帮我办点私事,劳烦拟一份婚前协议。”

    小林:“行!”

    舒菀在休息室等了好久。

    正好趁着这个间隙,到微信上问了乔宁:秦桑的情况。

    乔宁特意请了一天假陪着秦桑,担心她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收到舒菀的微信,很快给了回复:[情绪看起来挺稳定的,早上还吃了饭、下楼逛了一圈。不过你也知道,这人呐,越是不提伤心事,越是铭记伤心事。]

    舒菀看着最后一句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乔宁又说:[你放心吧,有我看着呢,不会出什么事的!]

    舒菀:[嗯。]

    刚回了乔宁的消息,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周敛深和小林一前一后的进来。

    小林怀里捧着文件、印章。

    “这份协议书签好之后,会留一份在律所,和您之前跟周太太签过的转赠协议、以及其他的协议书都放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舒菀还坐在沙发里,是看不清协议书内容的,周敛深招了招手:“菀菀,过来。”

    舒菀绕过茶几,老老实实的到他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面前是三份婚前协议,看起来薄薄的,实际上每一份都有四页纸。

    周敛深已经签好了自己的名字,递给她笔,说:“看过内容没有问题,就在上面签字。”

    舒菀当然是要看看的。

    第一页前几条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1:起床后、睡觉前,女方要向男方说不少于三句的“我爱你”。

    2:每日三餐之前,女方要看着男方甜甜的喊“老公吃饭啦”,午饭可视情况免除。

    3:女方莫名其妙生气的时候,请自觉向男方索吻求得原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舒菀认真的看过了前三条,忽然有点懵,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!

    她偏过头看周敛深,眨了眨眼睛:“你……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他一本正经的反问: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舒菀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菀菀,不想签字我也不会强迫你,毕竟婚姻这种事,就这么一张协议书,也给不了百分百的保障。”

    周敛深说着,放下手里的签字笔,看似随性淡然,可说出的每一个字,又好像都带着委屈似的:“这只是我想求的心理安慰而已,但我不会强求,我更希望你能自愿的去签它,你的心情比我的索求更加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确是认真的。他当下严肃的表情,这样告知着舒菀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这上面的要求虽然很离谱,但一点都不过分,相较于之前签下的那份婚前协议,她为这段婚姻所付出的,实际上很少很少……

    舒菀觉得不太公平。对于周敛深来说,一定是不公平的!

    于是,她问:“你要不要再加点别的什么?这、这些内容……”

    周敛深却说:“不需要了,这些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而后,又拿起签字笔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舒菀只好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接过笔在最后一页签字的时候,周敛深不紧不慢的嗓音,还在她头顶上方幽幽的提醒道:“菀菀,要一条一条的看清楚了再签。”

    舒菀倒是把第一页看清楚了,剩下的几页只粗略的扫了一遍,好像都是类似的内容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帮周敛深再加上几条,比如:她一旦出轨,就要净身出户,并且给予高额补偿。

    再比如:她对小野不好了,也要净身出户之类的……

    舒菀一边想着,一边一笔一划的签好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小林盖了章,收走其中一份,然后低着头用平板记录电子档。

    舒菀浅浅一笑,歪着头看周敛深,温软的说:“这样就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没好。”他淡淡的:“我想听你说‘爱我,只爱我’。”

    语气微顿,要求道:“就现在,立刻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舒菀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林坐在两人对面,一点声儿都不敢出,默默地当隐形人。

    有他在这儿,舒菀怎么都不可能说这几个字的,脸上分明写着抗拒。

    周敛深不紧不慢的,翻开协议书第三页,嗓音温吞的念道:“第二十四条,男方可以随时要求女方示爱,女方不得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舒菀顿时语塞了一下,立刻拿起一份协议书,逐条检查。

    确实有这么一条……

    可小林就坐在对面,舒菀怎么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,想都没想的拒绝:“……我不说!”

    周敛深不但不恼,眼底反而皆是兴然笑意。

    他慵懒地靠着沙发,偏过头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,见她急躁又害羞的模样,想必那点恃宠生娇的小性子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道:“菀菀,我有必要提醒你,如果你莫名其妙的生气,就必须向我索吻,求得我的原谅。”

    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