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十五章 破防

    不一会儿,王捕头推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问清楚了,尹长贵家就在村子的东北角,单间茅屋,屋边有棵大枣树,很好认。但是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们跟我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刘小乐和孙衙役跟着王捕快的步子来到了村子的东北角,找到了那座独栋茅屋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血腥味!”

    还未踏进院门,刘小乐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众人推门往里屋走去,只见床上躺有一名老妪,已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地上,一名妇人抱着七八岁大的孩子倒在了血泊中,妇人的手里还紧紧地抓住一个香囊,一面绣着泠,一面绣着音。

    除了尸体身下的血泊外,屋内并无多少血迹,可见凶手身手不凡。

    “唉,难怪村民们都闭门不出,感情是知道村里发生了命案,乐哥,现在咋办?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刘小乐已经成了三人小队里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前脚抓了尹长贵,后脚就被灭了门,在这背后一定有个幕后真凶,只是这个幕后之人到底有何目的呢?

    刘小乐不明白,蒋炜同样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杀害蒋杰的凶手抓住了,但蒋炜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不仅仅是人死不能复生,还有蒋炜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家里的奴役都是管家从自家佃户里招来的,虽然蒋杰平日里是苛责了些,但蒋家并不亏待他们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就算家中仆役起了歹念,他们就不怕事后蒋家的报复吗?

    带着疑问,蒋炜来到了岳父欧阳晔府邸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您对此事如何看?”

    欧阳晔年过六旬,也许是大理寺卿这个位置太过操心,导致须发皆白,脸上沟壑丛生,明明比文若先生小个几岁,却比他看上去苍老得多。

    听蒋炜说明来意后,深深叹了口气说:“若我所料不差,家中的仆役只是个弃子,定然不会知道太多,杰儿是被我害了啊。”

    蒋杰的去世不仅对蒋炜的伤害大,对欧阳晔的打击同样也很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欧阳家被什么诅咒了,人丁极不兴旺,欧阳晔没有儿子,只生了个女儿便无所出。

    同样,女儿欧阳霖再生下蒋杰后,也是多年怀不上,所以欧阳晔一直拿蒋杰当亲孙子看。

    蒋杰一死,这两家仿佛都没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那我们下步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无论幕后黑手是谁,有何目的,他们肯定是想我们跳出来,打破现在的局面,越是这样,我们越要隐而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所言有理,可杰儿的仇…”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我相信幕后之人总有忍不住的那一天,到时候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,只是苦了我那可怜的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刘小乐还不知道,就在他忙着查明真像的时候,幕后黑手和受害人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。

    他还在牢房外,不知道怎么跟尹长贵讲,他家里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后,刘小乐再次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听见有人进来,尹长贵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杀了我吧,该说的我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刘小乐看着眼前的可怜人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事情的大概过程。”

    尹长贵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幕后之人许了好处吧,足够你家人后半生衣食无忧吧。”

    尹长贵依旧不为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