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十六章 泠音馆

    上回书说到,刘小乐敲完竹杠后干啥去了呢?

    还用问?当然是去勾栏里听曲儿了,好久没来了,这次案件破了,又从知县那里敲来了银子,不如勾栏里清洗一下耳朵,也太对不起自己这跑了一天的腿。

    额,话说腿跑了不去找人按摩,却跑去听曲是何道理?

    别问!

    问就是刘小乐想听。

    悄咪咪来到泠音馆,没办法,之前两次都被人盯上了,这次刘小乐学乖了,来之前乔装打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话说,这地方也来过好几次,一直都没仔细看看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泠音馆占地面积很大,约莫着有数千平米,主建筑有三层,一楼是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中央有个不小的高台,上面有数名衣着性感的舞女展露着曼妙的身姿,有时也会有唱小曲的。

    舞台四周围着一圈又一圈桌子,这是专门为一些付不起嫖资又想来过过眼瘾的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刘小乐上次就是在这里被人把佩刀摸去,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故事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刘小乐准备带着自己敲了,不对,存了大半个月的银子上二楼看看。

    交了定金,走上楼梯,刘小乐向下望去,嚯,要么说这种地方赚钱比抢钱来得还快呢?真是太懂男人了。

    楼梯下方正是舞台,台上舞女本就身着片缕,似漏非漏,从上往下看去,台上舞女的事业线更加突出,身材更加婀娜,看得刘小乐是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二楼跟一楼有很大的不同,绕成一圈的走道外侧是一个个的房间,想必这里就是让那些文人骚客们灵魂升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道栏杆旁红木桌椅间隔有五六米,所以数量不多,毕竟能来二楼的,自然是不会过多在意一楼的表演。

    刘小乐来到一张桌前坐下,这才发现栏杆的设计非常科学,坐下后,刚好还能看见舞台的表演,却看不清楼下的嫖客,隐私保护这块做的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看见刘小乐坐下,立马有几名红倌人迎来:“公子可是一人?需不需要奴家陪您喝点酒?”

    刘小乐正想拒绝,转念一想,若是来这二楼,不找个窑姐儿一起喝酒,怕是说不过去,容易引起老鸨子的警觉。

    想通后,刘小乐索性留下了刚才开口的那名倌人:“敢问姑娘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公子唤奴婢秋月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秋月姑娘,这一楼二楼我都去过了,敢问这三楼能否上去?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三楼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,用我们老板的话来说,这上边儿招待的可都是贵客,只有在我们泠音馆消费达到一定层次的爷,才有资格上去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不相当于VIP会所么,看来这老板还真有经商头脑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去了,还想去看看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公子,三楼都是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虽然数量不比我们二楼的少,长相还不差,琴艺双绝,但就是卖艺不卖身,哪有我们知道疼人儿啊,也不知那些有钱人看上了她们哪点,你说是不是啊,公子~”

    被秋月左一句公子右一句公子叫的有些火起,没办法,为了办正事,刘小乐只能辛苦忍着了。

    艰难地把注意力从秋月身上移开,刘小乐暗暗思索刚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像泠音馆这种,清倌人于红倌人一样多的现象很少见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老鸨子不会养这么多闲人,毕竟每天的花费可不少,所以普通青楼虽有清倌人,但大多也都是为了待价而沽,钱给到位了,自然能够尝鲜。

    正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这种饥渴营销的模式古往今来吸引了不少文人骚客。

    可泠音馆养这么多清倌人,明显达不到奇货可居的效果。

    那白养着她们干什么呢?刘小乐感觉这个泠音馆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公子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