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十七章 可怜?可恨?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刘小乐终于按时上卯了。

    来到衙门后,被王捕头告知,尹长贵找他。

    于是,刘小乐再次来到了县衙牢狱。

    和众多牢狱一样,步入县衙牢狱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房屋建筑,那是狱神庙,里面供奉着狱神。

    狱神庙对面那一排排低矮的建筑就是关押犯人的牢房,男左女右,分列两旁。

    顶头一间是刑讯室,因为刘小乐昨天已经攻破了尹长贵的心里防线,所以牢役就把他从这里带回了死牢。

    死牢在牢房的最深处,穿过几道低矮的大门,无视两边牢房里犯人的喊叫,刘小乐来到了一个门梁上雕有青石狴犴的铁门前。

    到这里,大门就有专门的人看守。

    这就是县衙的死牢,因为门上雕有狴犴,所以又称虎头牢。

    死牢的大门比普通牢房的门要矮小,进去得低着头,取低头认罪之意。

    除了门低,通道也很窄,青砖铺就的巷道仅有一人宽。

    尽管才初秋,刘小乐依旧感到了青砖上传来的透骨凉意,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快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关押尹长贵的牢门口,里面黑乎乎的一片,大白天也看不清有什么。

    关押死囚的牢门比死牢大门还要窄小,死囚牢房是下陷式的,比外面走道矮上几尺,通过几个台阶与外面走道相连。

    若是里面的犯人越狱走的急,怕是要一头撞到门框上,这就是阶下囚的由来。

    随行的牢役打开牢门,刘小乐弓着身子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眼睛适应了牢里的光线后,刘小乐这才看清尹长贵的现状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的思考,尹长贵的情绪已经冷静了很多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死寂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见刘小乐进来,尹长贵的眼睛里才有了一丝神采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尹长贵的声音很平静,就像是跟许久未见的朋友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刘小乐看着眼前的孤家寡人,说是人,但称之为行尸走肉更为妥当。

    刘小乐相信,要不是为了跟自己说些什么,他恐怕撑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确实,被蒋杰欺负得多了,我们这些下人早就没了反抗的心思,只会像只丧家之犬一样,躲起来舔舐伤口,若没有碰到那个人,这一切可能不会发生吧…”

    尹长贵说着说着就慢慢陷入了回忆…

    八月十五日晚,蒋杰因为在诗会上受了屈辱后,愤然离席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恰巧,那晚正逢尹长贵当值,他也是倒霉,就说了句:今晚的月亮好圆啊,也不知妻儿睡了没有。

    被怒气冲天的蒋杰听见,叫过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被打倒在地后,尹长贵蜷缩起身子,双手护住头部。

    蒋杰犹不解气,上去踹了两脚后这才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被打后,尹长贵也没有问什么,只身返回了倒座房(仆役居住的房间)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是中秋,除了每园当值听用的仆人外,主家大方地当他们回家和家人团聚了。

    所以诺大的倒座房里只有一个人,尹长贵小心地活动了下筋骨,见没有大碍后,慢慢掸去衣物上的灰尘。

最新网址:www.bbqs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