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五百九十五、师哥的故技

    鹿伯闷哼一声,忽地一转身,居然逃了。

    张晋仰天大笑:“覃钰小儿,老夫先废了你一条臂膀再说!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笑声未毕,猛烈的爆炸声自他的身侧震响。

    张晋左手上的那座小小药鼎,金色的鼎盖陡然被强力炸开,远远顶了出去,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仿佛火山爆发一般,足足上百枚黑色的碎片从鼎内猛烈喷发出来,嗖嗖地乱射,力量之大,周围十余丈方圆的荒草树木,都如同中了一记化境强力神通,瞬间倒了一大片;脚下的土地更是坑坑洼洼,千疮百孔。一块脸盆大小的巨石不巧正处在喷发的中心区域,直接被打成了数十块碎石。

    张晋自己,更是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和时间,他的头脸、脖颈、前胸、下腹,顿时金花四绽,血染风采。

    一条左臂,直接在喷发中解体气化。

    一团团大块的血肉在狂暴的灵气之中跌宕起伏,跌落到地面上的一部分依旧蠕蠕而动,和它们的主人一样茫然无措,以为自己依然还坚强地存活着……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噗咜咜……

    三足金鼎跌落在地,骨碌碌滚得远了。

    张晋目瞪口呆,连断臂之后的剧烈疼痛一时都顾不上了,心中只想——

    卧槽,这完全是爆丹,一炉全都失控爆丹的节奏了啊!啊!啊!

    可是,我只是静悄悄碾碎了鹿老头凝炼的固化源丹而已,为啥会出现这种可怕的大爆炸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五秒钟后,满天的黑煞渐渐消褪而去,过度膨胀的灵气也消弭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张晋浑身溅血,整个身体的左半边。一下空荡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够强韧的,一声不吭,往嘴里塞了两粒丹药,便捂住自己不住喷血的左肩,闪身便逃。

    “为人切莫太恶毒!张二哥,是不是如此?”

    叮当两声轻响。白衣飘飘的赵嵩持枪出现在张晋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赵三,你也要趁火打劫,欺凌老夫么?”张晋双目如火,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赵嵩身形微微一晃,进了一趟丹绝遗窟之后,这位棍王二哥威势见涨啊!

    “小弟不敢!张二哥你背誓叛约,自有苍天惩罚。”赵嵩轻轻一摇掌中的雁翎明月枪,“只是此地乃愚弟镇守,无法私纵。请二哥另走阳关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,又是覃钰那小儿……”张晋怒哼一声,他在丹绝遗窟中也有奇遇,已经获得了三大基础神通,完全稳固了化境境界,修为大进,但适才十成的精神力冲击过去,赵嵩居然只是轻微一晃。便即无事,实在令他极其震惊。

    他明明还是暗境层次。这是做不得假的!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我的化境威压?

    赵嵩淡淡一笑,就只许你进步么?

    “张老匹夫,来啊,我鹿明达等着你呢!这不是你的金鼎么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远方传来鹿伯放肆的大笑。显然他对狠狠阴了张晋一把极其快慰。

    张晋恶狠狠瞪了赵嵩一眼,侧身便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咦,这简直是……榴弹加农炮的威力吧?蓉儿。怎会这样的?”通过琉璃镜在远方高塔上观战的覃钰也惊诧地瞪圆了眼,侧头看向旁正的同伴。

    那三足金鼎一看就不是凡品,否则这种程度的爆发直接能把丹鼎炸毁吧?!

    炼丹师在炼制新的丹药时,手法稍有差池,最容易引发的就是爆丹。

    一粒接近成型的丹药吸饱了热能。失去控制之后的爆炸,往往能搅毁一炉丹。

    如果有七八粒废丹同时爆炸,甚至能炸掉炉鼎。

    “嗬嗬,覃哥哥,那尊金鼎恐怕是昔日丹绝自用的药鼎吧?看来张老头在遗窟里也得着不少好处了啊!咱们要不要把它抢回来?”

    和他并肩而坐的王蓉没有直接回答,王顾左右,笑着随手指了指那尊小小的金鼎——那个地方距离闪金塔并不远。

    鹿伯此刻正站在金鼎之前,却只是警惕地注视着远方的张晋,并没有分心拾取,如果覃钰现在祭起仙城自带的虹吸神通,这口药鼎肯定就直接姓覃了。